近日,南川法院审结一起保险纠纷,法院审理认为该起医疗事故经卫生行政部门组织调解达成协议,符合保险合同中约定赔偿的条件,依法判决保险公司向诊所支付医疗责任险理赔款。

2020年5月6日,南川区某诊所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医疗责任保险,医疗责任保险条款中载明“赔偿处理,第二十七条保险人以下列方式之一确定的被保险人的赔偿责任为基础,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赔偿,…(四)卫生行政部门调解…等内容”。李某于2021年2月22日上午至该诊所就诊,初步诊断为“支气管炎”,该诊所为李某做了雾化、输液治疗,输液后,李某出现心慌、喘累加重等情况,该诊所给予坐姿吸氧,拨打120急救电话。120现场处置后转至南川区人民医院急诊科抢救。当日下午,李某经医治无效,在出院返回家路途中死亡。李某亲属与该诊所发生纠纷,2月23日,该诊所向南川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经该调解委员会主持并邀请南川区卫健委派工作人员到场联合进行调解,达成调解协议,由该诊所垫付因李某死亡产生的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费用损失共3万元。2月24日,在《医疗纠纷赔偿审核表》中,主管部门审核意见一栏载明“因诊所有过失导致本次纠纷,部分责任由诊所承担”的内容并加盖重庆市南川区医药学会印章。

法院审理认为,诊所向保险公司投保了医疗责任保险,依约支付了保费,保险公司也向诊所出具了医疗责任保险保险单,双方订立的保险合同成立且合法有效。同时,依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医疗责任保险条款赔偿处理“第二十七条,保险人以下列方式之一确定的被保险人的赔偿责任为基础,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赔偿,…(四)卫生行政部门调解”,因在上述医疗纠纷调解时,南川区卫健委也派工作人员参与,因此,南川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行为属于与南川区卫健委的联合调解,也可视为“卫生行政部门调解。诊所依据双方保险合同的约定主张要求保险公司承担支付保险金的合同义务于法有据,因此,保险公司应向诊所支付医疗责任险理赔款。

综上,南川法院根据案件事实和各方的证据,依法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向该诊所支付医疗责任险理赔款29000元及法律费用3000元,合计32000元。

 

关键词:通州医疗纠纷  通州医疗事故律师  通州医疗赔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