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通州法院)审结了一起典型的为了落户北京而“假结婚”的案子,备受社会关注。

张女士为落户北京与京籍男子刘先生“假结婚”,却遭遇户籍政策精准调控,落户目的难以达成,张女士事前支付的13万元落户费用却被“丈夫”花费殆尽难以收回。无奈之下张女士只得向法院提起诉讼。

近日,通州法院顺利审结该起因“假结婚”引发的纠纷。

掏13万元“落户费”“假结婚”

通州奇案:女子花13万嫁农民,想获北京户口,结果……-通州律师事务所,通州离婚律师,通州债务纠纷,通州刑事律师,通州遗产继承,通州拆迁补偿律师,通州劳动仲裁,通州工程建筑纠纷,通州医疗事故纠纷,通州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北京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驻足拼搏,而得到一纸北京户口自然也成了北漂们梦寐以求的毕生梦想。虽然在北京积分落户制的有序推进落实下,许多人实现了自己的户口梦,但依然有更多的人因分值不够的原因仍被拒之门外,于是为了实现这一梦想,许多人选择通过“假结婚”的手段以取得北京户口。

一心想落户北京的张女士经人介绍认识了京籍农村户口的刘先生。一方想落户,一方正缺钱,二人一拍即合,协商通过“假结婚”的方式帮助张女士落户北京,并由张女士支付刘先生一定的落户费用。2021年3月,二人签订书面协议,张女士向刘先生支付落户费用13万元,协议签订后,二人随即前往民政局进行了结婚登记。

但意料之外的是,2021年4月,北京市统一了农业、非农业夫妻投靠落户政策,夫妻投靠统一按照现行非农业落户政策办理,落户的难度大大提高。

见此情形,张女士与刘先生协商解除协议并退还落户费用,但未能成功。无奈之下,张女士向通州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刘先生离婚,并要求刘先生退还收取的13万元落户费用。

庭审中,面对张女士提供的书面协议,刘先生对“假结婚”的事实认可,表示同意离婚,但称为给患有重疾的父亲治病,自己收取的13万费用已全部花费,目前并无固定收入来源,因此无力返还上述费用。刘先生为此向法院提交了自己父亲就医的相关材料。

通州法院法官对双方“假结婚”的行为给予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并向双方释明了《民法典》中结婚、离婚的相关法律规定。

在法官的批评教育和释法说理下,双方当事人均表示承认错误,在刘先生同意离婚且张女士认可刘先生确无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主动要求法院进行调解。经过法院调解,刘先生同意离婚,并同意退还张女士13万元,但需要在三年的时间里分11笔返还,同时承诺如不能依约返还,张女士可以申请一次性执行全部款项并赔偿违约金2万元。张女士最终同意调解方案并接受了刘先生的还款计划,该案顺利审结。

假结婚还真有风险

“在法律层面上并没有‘假结婚’这种说法,双方只要办理了结婚登记就建立了婚姻关系。”北京冠领律所执行主任任战敏在接受尚法新闻采访时指出,假结婚的风险很大,一方面道德、伦理不支持,另一方面一旦发生纠纷,当事人要自己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往往得不偿失。

通州奇案:女子花13万嫁农民,想获北京户口,结果……-通州律师事务所,通州离婚律师,通州债务纠纷,通州刑事律师,通州遗产继承,通州拆迁补偿律师,通州劳动仲裁,通州工程建筑纠纷,通州医疗事故纠纷,通州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任战敏同时指出,不管当事人双方结婚出于什么意图与目的,比如本案中女方为了落户北京,男方为了收钱,其双方的意图与目的并不影响婚姻关系的法律效力。也就是说,双方办理结婚登记即建立婚姻关系,婚姻存续期间,双方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就适用《民法典》中的相关规定。

同样是在近期,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密云法院”)审结一起为了给孩子落户北京而“假结婚”引发的确认婚姻无效纠纷。

孙女士及儿子小阳的户口在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为了能让小阳在北京上小学,孙女士打算通过结婚的方式将自己及孩子的户口迁入北京。经中间人宋某介绍,孙女士与男子王某达成一笔“交易”:王某与孙女士办理结婚登记,并承诺协助孙女士将其与小阳的户口迁入其户籍所在地密云区某村,并全力配合小阳在当地的上学事宜,但要收取6.5万元的“好处费”。

但因王某家人的不配合,孙女士迁户入京的愿望落空,到了学龄的小阳只得在河北上学。孙女士将王某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其与王某的婚姻关系无效,并要求王某退还其6.5万元。

但在庭审中,王某表示,领取结婚证时双方都是自愿的,是合法夫妻,没有办成户口入迁错不在己,要求法院驳回孙女士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孙女士和王某是自愿到结婚登记机关办理的结婚登记手续,且不存在法定的婚姻无效的情形,因此双方自完成结婚登记时起,就已确立婚姻关系。孙女士主张确认两人婚姻关系无效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主张王某返还其6.5万元的诉讼请求,也不属于婚姻无效案件的审理范围,其可另行诉讼解决。最终判决驳回了孙女士全部的诉讼请求。

标签:通州婚姻纠纷律师